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 终生不能忘却

      一 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

    2021-04-29

  • 蒜头果

      蒜头果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堪称植物中的“大熊猫”。

    2021-04-23

  • 爱唱歌的老热

      “一条小河不断地流淌,青青草原美丽的牧场。

    2021-04-23

  • 红丝砚,方寸现初心

      有一方红丝砚,曾是邓恩铭烈士生前的心爱之物,这亦是他让思想发声的武器。

    2021-04-23

  • 有些书不是买来读的

      有些书买来不是为了读,而是为了回忆。

    2021-04-20

  • 玉兰灿烂

      玉兰花(中国画) 索铁生 认识她是在去往北京的火车上。

    2021-04-20

  • 陪伴

      她坐在床头发呆。

    2021-04-20

  • 矮寨奇观

      记住“矮寨”这个名字,是缘于中央的精准脱贫与矮寨所处的湘西。

    2021-04-20

  • 乌江奔流

      一 我的家乡思南县位于贵州省铜仁市西部,地处武陵山腹地。

    2021-04-16

  • 二陆草堂访古

      闻名遐迩的二陆草堂位于上海市松江区的小昆山上。

    2021-04-16

  • 大地上的暖色

      武定,罗婺彝族部落的故里,山多,且高出仰望的目光,高出幸福的脊背。

    2021-04-09

  • 世道温暖 文学有力

      2020庚子年,抗击疫情、脱贫攻坚是主旋律。

    2021-04-09

  • 额尔古纳河这岸

      额尔古纳河静静地流淌,在黑山头脚下。

    2021-04-09

  • 云端之上

      火苗最旺的地方 我可以分辨三只鸟的叫声 一只在黎明叫醒我 窗前雨雾缭绕 梭磨河日夜流淌 一只让我抬头看见 云朵飘出的寺院 在天空停留了很久 在云端之上的阿来书屋 停留了很久 它仿佛从上一个世纪飞来 在罗吾楞寺 不丹小王子站立的地方 沉思默想 我和巴桑这样翻译它的缄默: 请相信吧 每个生命都有量子纠缠的另一个自己 斯古拉 斯古拉落雪了吗? 落了 小小的沙棘果就熟了 孩子们唱:让马儿闪闪发光的树…… 跳下云朵 努力返回故乡的长尾鸟 在童年的溪水中看见自己了吗? 看见 它就老了 斯古拉 每一个生灵都有来世 每一条溪水都来自前生 当我们靠近 用胳膊遮住笑容的吉姆奶奶 她的四颗门牙都补上了吗? 补上 草原的笑容就露出来了 寂静啊 斯古拉 你有没有来世变成一块云朵或一座雪峰的愿望? 有 你的眼泪就下来了 溶 洞 无中生有的恍惚之美—— 如果你正在读《站在人这边》 就会在潮湿的石壁上看见一张诗人的脸 那是一只飞出了时间的鹰 羽翼饱满 那是天天向下的钟乳 还是上帝的冷汗:冰川融化 生物链断裂 石壁的断层 似树木的年轮 所有的神话都摆脱了肉身的重量 一个奇幻的溶洞需要多少次水滴石穿的洗礼? 一个诗人意味着接受各种悲观主义的训练 包括为黑板上的朽木恍惚出美学的黑木耳 如果你指认了某个美好时代的象征 你会默念与之相配的名字 看见思想的灿烂星空 当然要为溶洞里稀少的蕨类植物恍惚出坚韧的意志 为消息树恍惚出一只喜鹊 为一匹瘦马 一架风车恍惚出堂吉诃德 已经很久没有舍不得把一本书读完的那种愉悦了 那是绝壁之上的虚空 某种爱 头发已灰白 心中静默的风啊 什么才是它的影子 白帝城 夜观星象 直到把黎明融入其中 一个普遍失眠的时代 有人数羊 有人默诵出师表 有人反复拆解着夔字的笔画 有人在天花板上临摹:万重山 观星亭 古钟高悬 飞檐上端坐着几缕清风 几个古人 看落花 听无声 安眠药里 我梦见自己 解开发辫 策马扬鞭 为把一纸赦书传给李白 叫醒了莫高窟壁画上的飞天:快 快 清明记事 我亲吻着手中的电话:我在浇花 你爸爸下棋去了 西北高原上 八十岁的母亲声音清亮而喜悦 披肩柔软 我亲吻1971年的全家福 一个家族的半个世纪……我亲吻 墙上的挂钟: 父母健康 姐妹安好 亲吻使温暖更暖 使明亮更亮 我亲吻了内心的残雪 冰渣 使孩子和老人脱去笨重棉衣的暖风 向着西北的高天厚土 深鞠一躬 …….

    2021-04-08

  • 在春天回到故乡(组诗)

      溪水,婆婆的眼眸 小溪是属于婆婆的,就像鸢尾属于春天 婆婆一辈子没有离开小溪 溪水里装着星星、月亮,勤劳和善良 婆婆的孩子和皱纹一起成长 香溪浣洗过昭君的眉梢 小溪也浸泡过婆婆的红妆 青丝随波,时光跳舞 我认真看过婆婆的脸庞 生养四个孩子后的眼眸里 依旧满是星光,清澈明亮 月亮,爷爷的身躯 他其实一直都喜欢在溪边 抓鱼,抽烟,把放牛的鞭子抡起 春天被抽得啪啪响 站在旷野的爷爷,像山坡上的青杠 暮年的他佝偻着身躯 越来越像挂在村庄上空的弯月 他在前面走一步,我在后面跟一步 天边和溪水里的月亮瘦了又胖 只有山路上的月亮一直 瘦下去,如钩 春风,我的乡愁 邀约晚风和月亮 舀了一瓢溪水,用满天星星酿造 坐在孤独的石头上 对饮,成三人 早就应该,来敬一碗春天的故乡 喝醉后的样子,踉跄着踩过野花 又被还原成诗歌的模样 少年时的螃蟹和光脚丫 都在溪水里长大 溪水张开臂膀,抱着我和村庄 带着乡音,在太阳升起之前奔向远方.

    2021-04-06

  • 春天的味道

      春天一到,风就柔了下来,阳光也敬业了许多,就像一个久违的朋友,无论过了多久,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

    2021-04-06

  • 浦市,我来了

      浦市,一座位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东南部的古镇。

    2021-04-06

  •   “轰隆——”一声巨响,2020年收尾之际,江西于都县贡江两岸人头攒动,于都大桥破土动工了!这将是于都县城横跨一江两岸的第五座桥。

    2021-04-06

  • 探野水于幽境

      探野水于幽境,是我一生的追求。

    2021-03-16

  • 巴塘弦音

      俯瞰中华版图,国道318川藏线像一条血脉,从四川盆地的内陆延伸到了青藏高原的世界第三极——拉萨。

    2021-03-16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